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全知武神 第九十九章 疾风骤雨

发布时间:2019-12-04 15:20:18

全知武神 第九十九章 疾风骤雨

“千斤坠”这个防御武技因为基本只能用于防御,而且功效一般,因此在防御武技中只属于下乘一类。虽然如此,修炼“千斤坠”所付出的代价却也极大。

事实上,邱家老祖对于仇放极为喜爱,损耗仇家大量的资源,才让仇放掌握了“千斤坠”的皮毛,勉强入门。但防御武技虽然难度,威力却也极为不俗,此时仇放凭借入门境界的“千斤坠”,就防御得滴水不漏,让场中一片惊呼议论。

邹兑没有停止攻击,却也感觉右臂开始有些被震得麻木,微微蹙眉。无论如何,仇放的修为在邹兑之上,力量压了邹兑一头,硬碰硬之下邹兑总是吃亏,在如此下去,右臂可能麻木脱力,从而让长剑脱手。

虽然知道这点,但仇放完全放弃了进攻,龟缩防御后,却防御还当真如同“乌龟壳”一般,又硬又厚。而且因为那诡异“力场”的存在,邹兑手中的长剑一旦接近仇放,就感到如同刺到了水中一般的阻力,速度等大减,让仇放能轻松化解。对此,邹兑一时间竟无从下手。

“仇放武道基础扎实,防御滴水不漏,这场比武倒是立于不败之地了。”

人群中,某位长老摇了摇头,觉得这场比武大局已定了,邹兑无法击破仇放的防御,仇放胜利只是时间问题。

听到这长老的话,大部分长老和执事也是微微点头,持同样的观点:

“的确,虽然是僵持局面,但如此相互消耗下去,仇放修为占优,会最终胜利的。”

“是啊。没想到除了吴浩然、刘藏、仇放这等天才,我训练营中竟还有邹兑这样的人才。这邹兑的武道前途不会差,可惜底蕴相比之下不足,这场比武最终胜利的还会是仇放”

议论之中,也有长老看得真切,颇为替邹兑遗憾。这一场比武之中,邹兑几乎在每一个方面都压倒了仇放,除了一样家族底蕴。

在邹兑惊艳亮相之后,众长老早恶补了一下邹兑的资料,知道邹兑来自一个普通的小家族,这样的小家族武道资源少得可怜,能将仇放逼到施展“防御武技”全力防守的地步极为不容易。

当然,他们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公平的,因为已经习惯了。这世间,这武道之上

,原本就从来没有公平可言。正因为如此,大家族大势力出生的武修,一开始就会站在更高的起点上,进入铁剑门外门、内门的几率也远比小家族武修高得多。

这场比武斗到现在,众长老和执事接连吃惊,此时见到局面相持,不禁又更倾向于仇放会获胜。众长老和执事的议论,却让围观的众记名弟子都听得清清楚楚,他们本来就更看好仇放,此时不禁都纷纷赞同众长老的意见。

听着场中隐隐的议论,又凭借防御强悍连续防御住了邹兑的剑法轰击,仇放有种长松一口气的感觉。无论如何,只要能击败邹兑,不管是用什么手段赢的,他的面子上就不会太难看,总比真的输在邹兑手下的好。

另一边,邹兑虽然见识了这“千斤坠”强悍的防御,却不屑冷哼了一声,又是一次过招之后,忽然将手中长剑一收,缓缓收回了剑鞘。

见到如此,场中再次一片口瞪目呆,不少人根本不知道邹兑这样做的什么意思,面面相觑地看着邹兑。

“哈哈哈怎么,知道打不过我,想要认输了吗?”

仇放一怔之后,随即得意狞笑起来,以为邹兑是自知破不了自己的防御,所以要弃剑认输了。

仇放话音才落,却见邹兑挑起了右手中指。

被邹兑侮辱,仇放却还来不及生气,忽然就见邹兑周身一阵“噼里啪啦”的骨肉作响声,随即邹兑的全身气血狂暴涌动起来,双臂瞬间肉眼可见地粗大了一圈。

“仇放,你知道吗,你虽然一直在装天才,其实就是一傻逼!”

讽刺冷哼声中,邹兑猛然踏地爆冲而来,双臂竟左右开弓,如同高山滚石一般,携带着碾压一切的气势,狠狠朝着仇放砸去。

啪啪啪!

邹兑左右开弓,每一拳都沉重如山,攻击却又疾风骤雨,速度让人眼花缭乱!

一时间,场外众人只感觉场中的仇放完全成了一个可怜的沙包,邹兑每一拳都迅捷凶狠地仿佛要将这个“沙包”撕碎。

“好厉害的拳法绝招!”

“这这是什么境界!”

场中诡异地静了一静后,终于有被惊呆的长老率先喊叫出声。以他们的见识,自然看出了邹兑这拳法的精妙和境界之高,而那拳法绝招的威势更是让他们的声音之中充满震撼和不敢相信。

武技的高境界是每一个武修都渴望的。只是,这样的境界却历来是真正的武道天才的专属,没有那惊人的悟性和武道天赋,是想都别想的!

从这点上来说,仇放虽然历来也有“天才”的称呼,但在许多武修眼中仇放完全不够格。因为仇放家族武道资源丰富,他历来不为武技问题发愁,但他所修炼的每一门武技最好的也不过是“小成”境界。这样的成绩足以让许多武修羡慕,但和真正的天才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眼下,平日里名不见经传的邹兑,竟施展出了境界高绝的拳法,看着估计只怕是“纯青”以上的境界!这就极为可怕了,光凭这一点就足以说明邹兑是真正的武道天才。

可问题是,邹兑若是能和吴浩然、紫藏比肩的天才,为什么却一直默默无闻,没什么名声呢?这可不是邹兑出身一个小家族能解释的,难道是邹兑一直故意低调隐忍?

“没想到我看走了眼,这个邹兑了不得啊”

众长老中,却数孙长老表情最为复杂,脸色微微惭愧了一阵后,才苦笑着摇头叹息,承认自己看走眼了。

除了众长老和制式,场外记名弟子的神情也都是无比的复杂,目光基本都集中在邹兑身上,这其中有疑惑的有羡慕的有不服不甘的

...

辽宁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安徽省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解放军404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