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地网天罗 第六卷 荒原共主 第178章 猛犸暴走

发布时间:2020-01-17 01:28:53

地天罗 第六卷 荒原共主 第178章 猛犸暴走

科隆向罗兰度努了努鼻子,低声问道:“罗兰度,老板什么意思?”

罗兰度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不止是他,几名跟欧阳一起经历战斗的猛犸人,都明白老板的意思,一言不合就开打。不过,作为唯一一名了解山下情况,跟人类交过手的猛犸人,罗兰度觉得自己有思考。思考怎么解救比蒙同胞,在人类可能会拥有弩的情况下,怎么做才能保证那些奴隶的安全。

罗兰度低头沉吟着。似乎突然发现什么东西,脸色急剧变化起来,目光在地上迅速地寻找起来,显得十分慌乱。

受其影响,科隆也跟随着在地上搜索起来,却什么都没看到,不由着急起来,道:“罗兰度,到底怎么了?”

罗兰度朝科隆使了个眼色,压低声音道:“有老鼠……”

“什么?老鼠?!”

“有老鼠?!”

“老鼠啊!”

“快跑!”

猛犸人队伍炸开了窝,男人慌乱的寻找声,妇女恐惧的尖叫声,小孩凑热闹的哭喊声,在戈多荒原的杂草丛中炸散,瞬间弥漫出一种天崩地裂、末日降临的绝望气氛。

受纷闹气氛影响,座象们都不安起来,不断挪动着脚,推推搡搡,不知该往那个方向躲避。

不知是谁喊出一声“快跑”,猛犸座象们就像挨训的小孩获得大赦,在领头象的带领下,撒开脚丫朝前奔去。戈多荒原上,瞬间爆发出一股灰色的洪流,轰轰隆隆仿佛泰穆拉尔雪山从天边滚来,瞬间压向无辜的商队。

“快躲开啊!躲开!会撞死你的!”当先的猛犸骑手笨拙地操纵着座象,声音略带哀求地朝商队吼着。

人类商队已经愣在了原地,左脑中奔走着疑惑,右脑中翻滚着震撼。

没有人看过如此冲击的一幕,那从纷扬的断草、颤动的地面传来的压迫气息,使得右脑在震撼中不由自主地发挥出想象,想象自己是一只干瘪的羊皮钱包,一直在张开口、耸拉舌头,企图接住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忽然在大雨滂沱、天雷滚滚中,一座金山从天而降,湿漉漉的钱包极力张开承接,在忽然的一声撕裂声中,被撕裂成无数碎片,然后被压成一片片糜烂的碎皮酱。

理性同时又不断地发出警告,滋啦滋啦地电着左脑,告诉主人正面临着非常危险的局面。这是袭击?还是逃难?为什么巨象会如此恐惧?小小的老鼠?巨象居然怕小小的老鼠?原来巨象骑兵还有这个弱点?!这可真是个好消息!这真是太具有讽刺了!可是,自己却将会在猛犸象的乱蹄下成为肉酱,真是讽刺得可悲啊!

跑啊!两半大脑推演出来的最终结果,终于给身体发出了一个完整的指令,每个人都抛弃身边的杂物,火燎屁股般蹦到一边,还继续脚底抹油也似的溜了老远。他们都只是生意人,没有谁会为了货物抛弃生命。

可惜,这不是一个人在逃跑,而是一支队伍在逃跑,大部分人在慌乱中,相互碰撞,相互跌倒,有的为身上的货物连累,有的为金钱难以割舍,整只队伍乱糟糟成了一团,比遭遇老鼠袭击的猛犸象队伍还不如,竟然没有跑出统一的方向,反而大部分人滞留在原地。

死亡的脚步,比山还沉重,比奔雷还迅捷,眨眨眼就来到了面前,在这些人还没摆出下一个姿势,作为死亡姿势时,猛犸背上,那个最强壮的巨象力士,拉扯着猛犸的耳朵,生生将其摆了一个弯。

在这个良好趋势的影响下,所有暴走的猛犸都做了拐弯。二十米的距离,巨大的弧度,猛犸巨象的队伍就这么擦着商队冲了过去。

这个弯是拐得那么急,所有人都惊出一身冷汗,一裤裆热尿。

这个弯是拐得那么急,外排的巨象力士都摔落象背,滚了一身青草。

最靠前的那个人瘫坐的地上,目瞪口呆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巨象,看着那只沾满泥巴的巨大皮靴,闻着被冰冻了几十年新鲜无比的脚气,竟然没有昏过去。因为这个人的脑海里,正想象着两幅震撼的画面:如果这只脚再前进一寸会怎样?如果这只脚在前进一尺会怎眼?

前者是生不如死,后者是不得好死。不过,这个人没死。巨象一骨碌地从地上爬起来,朝天发出嘟嘟的鼻笛,欢呼着庆幸自己大难不死。又拍拍人类的肩膀,庆祝大家都大难不死。

然后咚的一声,这个人失去了意识。

跌落地上的巨象力士突然全都奔跑了起来,虽然没有方才那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绝望震撼,但也给跌在地上的人类一种“沉舟侧畔千帆过”的新生庆幸。

巨象力士都跑掉了,这只是个突发事件而已,并不是拦路打劫的!

在罗兰度的带领下,六名身背大刀的猛犸人,迅速冲到麝人奴隶面前,高大的身躯站成一堵墙,将人类隔在了另外一边。罗兰度还不忘回头给跌在地上,难以动弹的麝人同胞一个灿烂的露齿微笑。

面如死灰,眼似死鱼的麝人奴隶,似乎连下巴都死掉了,答吧一声松垮垮地垂了下来。这些浑身长毛,龇牙咧嘴的,仿佛从天而降的凶神恶煞。吓得麝人奴隶双脚一软,咚的晕了过去。

麝人身为比蒙的天生奴户,向来毫无尊严与人格。巨象力士是比蒙中的强战种族,虽然不是五大贵族之一,但也相差无几。向来巨象力士碰到麝人,只会打骂嘲讽,今天居然会站在麝人面前,站出一堵庇护着麝人的人墙?

战神在上!这一定是麝人疯了!

胖子商人比尔大概因为太胖,成了商队中唯一一个还呆在原处的人,刚才一直捏着肥胖的手指不断想光明之神祈祷,已经惊吓出了一身冷油。危机过去,比尔又摆出商人的架势,掏出手帕擦着脸上的汗,站起来道:“请问俄勒芬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罗兰度朝比尔挥挥手,笑道:“你好啊!小胖子老板!我是俄勒芬族的猛犸剑圣大鼻哥,当久了良民,我突然想当一把强盗!这些麝人,是我的了!”

比尔走下驮驼兽车,这是一种胆子很愣的负重兽,经过训练后,就算在它面前扔一个火球,都不会受惊逃跑,人类特意训练来拉货物通过强盗如牛毛的戈多荒原,不然普通马匹,一受惊就跑,还不中了戈多强盗的下怀?

比尔示意护卫收拢手下,道:“阁下,想必你也是比蒙中有身份的人吧,难道不知道法兰克商会在比蒙做生意是手元老院保护的吗?每年我们给比蒙王国带来的经济受益,给比蒙王国带来的金属武器,占比蒙王国的一半!彻底得罪布兰克商会,对你可没有好处。”

罗兰度歪歪鼻子,拿出“蛮牛之敌”挂着脸上的毛茬,一脸不相干。

比尔继续道:“不如我们做个朋友,来年春天,给阁下送来一批比维京人冰刀更好的百锻钢刀,阁下现在放手,如何?”

一块卧牛巨石从远处飞来,砸在商队护卫刚聚起的队伍中。

在很多人都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时,欧阳的声音如同一头愤怒的巨龙在吼叫一般灌进所有人的耳膜中:

“我是新晋的香多拉领主,是这片土地的主人,你们居然如此残害我们的比蒙同胞!你们人类自以为高人一等,不把别的生命放在眼里,那么,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比蒙的愤怒!科隆!”

“来了老板!”

远处传来科隆的声音。科隆控制住了暴走的猛犸象,立马带人冲了过来。

很快,身高五米的巨人就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看着巨石压下的断肢残臂,不解地看着欧阳问道:“老板,有什么吩咐?”

“把这些人类都给我废了!”

科隆这才发现这些人是分成两批的,其中充满惊恐的就是人类的丑脸,而另外一批,居然是……

“啊,你们是迪尔族麝人?!”

湖南省结核病医院预约挂号
广西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妇科治疗医院哪家好
南阳治白癜风费用
湛江治疗白癜风办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