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混乱战神 第一零五章 刑场

发布时间:2019-09-25 22:37:49

混乱战神 第一零五章 刑场

“综上所述,郎宁罪孽深重,不可饶恕……判处郎宁死刑,立即执行!”一个身穿大红色长袍,身材瘦削、气度威严的中年人站了起来:“郎宁,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郎宁是一个少年成名的将军,他加入军队时刚刚十三岁,十五岁便担任了小队长,十七岁的时候,受到康纳德骑士的赏识,并被提升为第一骑兵大队大队长,也就是在那时,康纳德第一次当众说,郎宁是他最合适的接班人。(提供最新章节阅读>~~.~~

这种经历,放在大6的传奇人物身上也不多见,郎宁成名实在太早了。当康纳德病死之后,那些城主们很轻松的否决了郎宁接班的可能性,他们的理由很充足,郎宁才刚刚二十一岁,太年轻了,不足以服众!

这几天里,韩进没少听郎宁的事情,在各种版本的故事中,郎宁都是一个坚韧不拔的人,所以韩进以为郎宁的面相一定非常老成,但现实中的郎宁却长得非常年轻,而且非常帅气,用摩信科的话说,那家伙仅仅是比拉斐尔差一点点罢了,但表情太僵硬,没有拉斐尔那么和善。

摩信科在说废话,现在的郎宁被五花大绑着,上面还在宣判自己的死刑,谁在这时候能笑得出来呢?

“郎宁,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那气度威严的人又重复了一遍。

郎宁冷哼一声,轻轻闭上了眼睛,郎宁身后的两个武士这才松了口气。其实为了防止郎宁乱说话,行刑队在郎宁的脖子上捆了几圈铁丝,一头垂在郎宁地背后,只要那两个武士伸手一拽。郎宁就没办法呼吸了,至于喊话抗诉,那更是做梦。

郎宁也算识趣,知道挣扎叫喊都是没用的,只求闭目等死。

就在这时,镇外突然传来了一阵阵马蹄声,木台上的贵族们、还有几个军官不由都微微一愣,下面看热闹的人们也窃窃私语起来。

“大人,不好了!”一个盔歪甲斜地士兵催赶着战马冲了过来:“是激流军团的第一骑兵队和第二骑兵队!”

“激流军团?”那气度威严的中年人愣了片刻,突然喝道:“立即执行死刑!你们还在等什么?!”

几个武士急忙把郎宁推到木架中央。其中一个武士伸手抓住绳索,试了试,随后把绳索套在了郎宁的脖子上。如果换成普通人,根本不用这么麻烦,一剑劈下去,什么都结束了,但郎宁的父亲是激流军团的前副军团长。可算出身在军人世家了,使用绞刑是为了给郎宁留一个全尸,这也算是一种体面。

怪事出现了。那武士刚刚把绳索套在郎宁的脖子上,绳索上端便软软垂了下来,断茬处切面很平整,这肯定是被什么人割断的!

没等那武士喊出来,他先听到了两个人的说话声。

“怎么样?我没猜错吧!”一个面貌俊美的年轻人说道。

“这算什么!你有能耐就猜我今天晚上能吃几块面包!”另一个身材高大地汉子满脸不服的叫道。

“一块都没有。”那年轻人的神色突然转冷,厉声喝道:“托马斯,你好大的胆子!明知道现在雷哲掌握了整个激流军团,并且已经带着骑兵赶过来了,还敢杀害雷哲最好的朋友?你就不怕雷哲踏平你的第十镇么?!”

一群战士挥舞着武器冲向韩进和摩信科,绞刑架对面的木台上。还有两个魔法师开始吟唱起了咒语。但韩进喊出地话,让所有人都呆若木鸡。

“雷哲?”托马斯脸色一变。随后冷笑道:“他敢?!激流军团骑兵统领是鲁道夫将军,不是他雷哲!来人。把这几个匪徒全给我杀了!”

绞刑架上下的战士们出呐喊声,但没有谁真的向韩进和摩信科冲过来,就连木台上地魔法师也在拖时间,什么都有可能是假的,但那越来越近、如雷鸣般的马蹄声可假不了!

“蠢货,你以为雷哲和他的父亲是同一种人么?”韩进做了个手势,摩信科一把抢下郎宁:“康纳德骑士一生正直,最后落得什么下场?连棺木都被人挖出来了,看到了这一切,你真的认为雷哲不会做出改变??”

那边,摩信科三把两把,扯掉了郎宁身上的绳索,郎宁刚要说什么,摩信科又使了个眼色,示意郎宁不要乱说话。

好似为了证明韩进的话一样,足有数百个骑士如旋风般卷了进来,雷哲就冲在位,还有数百个骑士离开主队,向其他街道穿去。

围在绞刑架周围的人群一哄而散,雷哲抬头看着郎宁,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缓缓催动战马向前靠去

混乱战神  第一零五章 刑场

,而郎宁也在看着雷哲,他的脸色、他地眼神都在证明着他现在是多么地激动。

“站住,这……这是刑场,你们不能随意靠近!”执行官硬着头皮挡在雷哲的马前。

雷哲居高临下地看着那执行官,脸上的笑意愈浓,随后挥了挥手,雷哲身侧地骑士突然催马冲了出去:“滚你妈的!”骂声未落,那执行官的脑袋已经凌空飞起,应该被执行死刑的犯人还活着,他这个执行官却成了最早谢幕的角色。

这一剑,让双方都感到震撼,木台上的托马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郎宁同样是呆若木鸡。

“雷哲!你疯了?!”坐在托马斯身边的一个军官猛地跳了起来,怒吼道。

“没有、没有,我很清醒的。”雷哲笑道:“不过,我知道有人联合起来谋害我的兄弟,所以表现得激动了一点,这个……应该可以被谅解的吧?”

“雷哲,把话说清楚,谁谋害你的兄弟了?!”托马斯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服软,越害怕事情就会闹得越大:“郎宁被判处死刑是罪有应得!他……”

“放屁!在我们第九镇,不知道有多少小姐在追求我们大队长呢!还?我你妈啊!”

“胡说八道!我看是你们第十镇的女人了我们大队长!把人叫出来说个明白!到底谁谁了?!”

“那几天我们大队长一直和我们在一起,怎么可能跑到这里来女人?妈的,再说我们大队长用得着去女人么?”

“少帅,别听他们的,他们在陷害我们大队长,宰了他们……”

骑士们的喊声越来越响亮,最后汇成了同一句话:宰了他们…宰了他们……

木台上,那些贵族和军官们的神色一变再变,雷哲缓缓伸出手,骑士们的吼叫声嘎然而止,郎宁眼中不由闪过一缕异色,他很清楚,这意味着雷哲对士兵们已经具有了很强的控制力。

“其实……用这个罪名来陷害我的兄弟,你们真是愚蠢到了极点。”雷哲笑道,他的口气很温和,就像在提出某种善意的批评一样:“我和我这个兄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别的我不知道,但有一点,我印象太深了,我的兄弟从来就没有缺过女人,相反,大约十几岁的时候开始,他就一直在为那些纠缠不清的女人头疼!……呵呵,我能不能问一下,这是谁策划的?放心,我没有恶意,实在是太好奇了。”

木台上的人们脸色变得很难看,其实他们都清楚,除掉郎宁是鲁道夫将军的主意,郎宁本身非常清白。

托马斯怒声道:“雷哲,你没有资格和我说话!鲁道夫在哪里?让他来见我!”

“你想见鲁道夫将军?”雷哲的脸色有些怪异:“其实和我说也是一样的。”

“和你说?你以什么身份和我说话?”托马斯用轻蔑的目光看着雷哲。既然已经得罪了雷哲,那么也只好得罪到底了,以雷哲和郎宁的能力,至多是蛊惑第一、第二骑兵队的士兵闹事罢了,而鲁道夫却是骑兵统领,肯定能压得住雷哲和朗尼,就算压不住,还有其他统领,康纳德已经死了几年了,雷哲又算个屁?!

雷哲轻叹一声,跳下了战马,径直向木台上走去,他的笑容还是那么的和善,但郎宁已经看出不对了,因为雷哲是一个很少把情绪表现在脸上的人,他今天笑得次数实在太多了。

托马斯身边的军官急忙抢上一步,挡住了雷哲的路,他的手还搭在剑柄上。

周围的骑士们登时一片大哗,纷纷拔出武器,向木台这边涌来,那军官被吓得脸色白,急忙倒退了几步,至于那两个魔法师,早就变成乖乖的小绵羊了。

“你……你要干什么?”托马斯向后退去。

“你不是希望和鲁道夫将军面谈么?我知道他在哪里,送你过去啊。”

“什么??你杀了他??”托马斯如遭雷击。

“我没有别的选择,他已经和黑鸦城的扎古内德勾结在一起了,你说……他不应该死么?”雷哲所说的,就是他父亲被爆棺的罪名之一。

那几个军官本想过来说几句好话,一听到鲁道夫已经被杀了,全部变成了雕像,雷哲连鲁道夫都敢杀,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干的?!.

西宁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西宁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西宁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西宁治疗阴道炎方法
西宁治疗阴道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