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有妖气客栈 第三百二十八章 快刀

发布时间:2019-09-26 01:06:55

有妖气客栈 第三百二十八章 快刀

“不是巫院在作怪吧?”余生走过来,正好听见凤姐所说。

周九凤摇了摇头,巫院或许有勾魂的手段,但现在不少巫祝也中招陷入昏迷中。

巫祝与鬼神打交道,为最不应该中招的,清姨眉头一挑,“说说,巫院的人什么时候中招的?”

这动作甚为帅气,让余生见了,忍不住想去拨弄那条眉毛。

巫祝中招时间不详,差不多在引起城主府关注时,巫院报给了城主府。

“中招的巫祝不少。”周九凤说,巫院对这些人也毫无头绪和一筹莫展。

清姨转动酒杯,想起了被余生放走的孟婆,这事很可能是她做的。

擅长与鬼神打交道的巫院也值得怀疑。

虽然他们也有人中招,但巫院会毫无头绪?这打死余生,清姨也不信。

外来的道士,和尚也在其中,不过只能慢慢盘查,以免在百姓恐慌时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沉吟片刻,清姨抬头道:“暗中盯住巫院和捉鬼司,外乡人也暗中排查。”

至于孟婆,只有她和余生亲自出手了,以孟婆当初仓皇逃离的样子,想来对余生他娘很忌惮。

正往口里塞东西的黑妞闻言,口齿不清的说:“哦刚来,还么来得及做坏事。”

“你还准备做什么坏事不成?”余生看着她。

黑妞停下咀嚼,大眼珠看看清姨,又看看余生,龙困浅滩,有大人和诛妖龙的剑仙在,打劫怕是不成了。

于是摇摇头,“怎么会,大人你要相信我,我为人最正直,从不占人便宜。”她信誓旦旦说。

余生听到“为人正直”,后面话的就当作耳旁风了,你为个鬼的人。

黑妞心里也在打主意,不打劫就没地儿赚钱了,这可不成。“对了。”黑妞记起余生说过叶子高的工钱。

“大人,我也呆在客栈,能给我发钱不?”黑妞说。

这样一举两得,不只守住了叶子高,还把钱给赚了,就是不知道这位大人傻不傻。

“你要给我打工?”余生说。

“打工?”黑妞把袖子卷起来,“大人,工是谁?我最擅长打人了。”

“工不是人。”余生刚要解释,见黑妞站起来,“那工是妖兽?哪头,在哪儿呢,我收拾它。”

“打工是说给我干活。”余生无奈。

“哦,干活啊。”黑妞坐下来,“那我也擅长,我特别有力气。”她向余生展示白皙胳膊上的肌肉。

“遮起来,我不是这样的人。”余生避开,把目光移向清姨,时刻凸显自己是正直的人。

“那你就留在客战吧,同叶子高一起打杂……”

“杂是…”

“干活。”余生赶忙打断她,这姑娘又要卷起袖子了。

“哦,有工钱吧?”黑妞把袖子褪下来,小心的看着余生。

“嗯,同叶子高一样。”余生说。

这位大人居然给人发工钱,乖乖,太傻了,她在碧云涧盖房子时,都是别人付她钱。

不过管他呢,傻大人要不傻,自己只能白干活。

“好,好,谢谢傻…大人。”黑妞吐下舌头,差点把心里话说出去。

她改口及时,余生没听清楚,见客人差不多用完饭了,道:“待会儿你帮叶子高把杯盘收拾了。”

“小意思。”黑妞站起来,又挽起了袖子。

余生忙提醒道:“不是让你的打我的盘子,你下手轻点儿。”

“我办事,大人您放心。”黑妞左右四顾,不见叶子高,“我喊他来干活。”

她行如风的跳进客栈,余生总觉着有什么事儿没交代清楚。

“什么事忘记交代了?”他挠着后脑勺。

“什么事儿?”清姨问他。

见余生摇头,清姨笑道:“这姑娘不错,虽然有点傻。”

小姨妈为余生报仇了。

“傻人才好支使。”余生说,“工钱也不多,还能当打手用。”

白高兴指着桌上的杯盘,“工钱是不多,但饭量么……”

余生一看,整张桌子上的菜连汤汁也不剩了,干干净净的,像舔过似的

有妖气客栈  第三百二十八章 快刀

“倒是省的洗碗了。”楚辞安慰余生。

恰在这时,客栈大堂传来“啪”的一声,“叶子高,你逃不出老娘的手掌心。”

“哎呦,我的肩膀。”叶子高呻吟。

现在余生记起忘记交代什么事了,他探头看向大堂,见黑妞把叶子高壁咚在墙上。

“还有,客栈不许打人。”余生忙说。

黑妞收回拍肩膀的手,争辩道:“这不是打人,我就打个招呼,还没动手呢。”

“也不许拍人,反正不许碰叶子高。”余生说。

这下黑妞不答应了,她回头对余生说:“大人,你管的也忒宽了,我娘说过,打是亲骂是爱。”

她又拍叶子高肩膀,“啪”的一声让余生都觉着疼。

“那你爹娘一定很恩爱吧?”余生说。

“还成,我娘砍我爹都砍坏上百把剑了。”黑妞自傲的仰头。

“,这个是个屁的爱。”叶子高捂着肩膀,“你再打我,小心我,我咬你。”

黑妞叹口气,“你怎么就不懂呢,砍坏上百把剑还不离不弃,这难道不是爱。”

余生本打算劝这妖龙正确表达自己的爱,但听这一番话后,觉着还是很有道理的。

“掌柜的,你再不管管,我胳膊就废了。”叶子高见余生有动摇,忙揉了揉胳膊。

这可不行,不然叶子高不仅不干活,客栈还得花钱让他养伤。

“那也不成,不许打就不许打。”余生郑重对黑妞说,“你要是打,我就扣你钱。”

钱最大,黑妞马上放下胳膊,“那好吧,我以后委婉点儿。”

叶子高松口气,黑妞若真委婉点儿,他还是很喜欢占这姑娘便宜的。

这时客人已经酒足饭饱,站起来或散步,或来与余生攀谈。

听他们在身旁对余生说着一些空话客气话,清姨听着无聊,稍待片刻就上楼去了。

众人这才放松,对余生说话也热切起来。

清姨上到阁楼,坐在铜镜前略微梳妆打扮,手托腮望着镜子里的双发髻发呆。

一些人早已看破她的身份,只有余生让她摸不透,也不知是真不知还是在假傻。

不过她也在故作糊涂。

她刚来时,余生这小子就惦记城主,若让他知晓身份,这念头重新燃起怎么办?

一想到这些,她就不知所措,心里有一团乱麻,让她梳理不清,只等快刀来斩。

楼下的余生应酬着,慢慢也有些累了,觉着还是陪着清姨的安静日子好。

“啪”,在余生觉着无聊时,黑妞及时把他救出去。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正规吗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贵不贵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如何走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费用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费用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