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葛洲坝集团项目工人为何驾铲车“逃亡”18小时?

发布时间:2019-12-04 12:50:52

核心提示:就在中铁十五局项目部砍杀讨薪民工余波未平之际,又一央企——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葛洲坝集团)再度爆出暴力拘禁、殴打讨薪民工的恶性事件。

  奴工,殴打,拘禁,星夜,逃亡。

你一定会以为这一切发生在影视剧里,你错了,这是我们的真实经历。 9岁的李永中提起6个月前的遭遇,惊魂未定。

就在中铁十五局项目部砍杀讨薪民工余波未平之际,又一央企 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葛洲坝集团)再度爆出暴力拘禁、殴打讨薪民工的恶性事件。

设局: 干得越多赔的越多,结算时发现还倒欠款项

201 年6月,来自甘肃永靖县的退伍军人李永中在青海化隆县公伯峡一处干渠工地找到了活。和他一道前往的是20多名同乡。

这是葛洲坝集团承建的公伯峡北干渠项目。李与项目部常务副经理马而沙签订了施工合同。

这份甲方为青海春秋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春秋公司)的施工合同签订的异常顺利,李永中并未起疑。 我想葛洲坝集团是个央企,不会有问题。 此前,马而沙向其出示了春秋公司与葛洲坝集团该项目的施工合同。

李永中和他的同乡们承揽的标段是11#明渠。双方约定,以固定单价形式承包,其中砂子、石子、石子由青海春秋公司供应,费用在乙方结算款中扣除,并 按合同价提取21.24%的管理费用 。此外,强制购买0.04 工程建筑意外伤害险及提供合同价款5%的履约担保金。

1个月后,李永中和20多名工友干完了100米明渠底板和部分墙体,到了结算工资的日子。

谁知到了项目部一算,我就傻了眼。 李永中这才意识到被 设了局 :春秋公司供应的钢材、水泥都是市价的2- 倍。 加上以各种名义扣掉的费用,我们还倒欠钱。

和李永中同样遭遇的还有另外200多名来自青海、甘肃、湖北、宁夏、四川等地的民工。

60岁的杨建西来自甘肃临夏,201 年 月20日带着60多名同乡开建1 号明渠。9月底,完成 90米。结算时被告知,扣除水泥、钢材和相关费用,仅能结算9.8万元。

来自兰州的曹永忠带着50多位农民工在9号、10号洞口施工1年多后,被告知扣除材料费和陆续借支的工资,工友们共倒欠春秋公司110万元。

上述多支工队均向马而沙缴纳了数十万元不等的保证金。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葛洲坝集团公司总部位于湖北宜昌,以建筑工程及相关工程技术研究、勘测、设计、服务,水电投资建设与经营,房地产开发经营为主业,是隶属于国务院国资委的国有大型企业(又称中央企业),是实行国家计划单列的国家首批56家大型试点企业集团之一,享有省级对外工程承包权和进出口贸易权,拥有国家特批的企业财务公司,是国家创新型试点企业。

而葛洲坝集团承建的青海公伯峡北干渠项目,是青海省首个利用亚洲开发银行贷款的重点水利综合开发利用项目。

但李永中们不了解的是马而沙的 青海春秋公司 并不存在。2014年 月 日,《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就此采写的内参《亚行贷款青海项目层层转包沦为诈骗道具》披露,该项目存在非法转包和监管漏洞。春秋公司其实并未在工商部门注册,马而沙仅以一枚假公章就和葛洲坝集团公伯峡北干渠项目部签订了施工合同,并又借此与多家施工队签订了工程转包合同。

奴工: 提工钱就殴打 ,多人被逼写下数百万元欠条

201 年8月5日,李永中带着7名农民工前往公伯峡北干渠项目部讨要工钱。

项目部设在副经理马而沙的家中。 我们刚进了马家大院,身后的铁门就被上了锁。 李永中回忆。 马而沙的儿子马杰,是项目部综合办主任,问有什么事。我说来结算工钱。

话音未落,一个凳子朝李永中劈面飞来。复转军人出身的李侧身闪过,却被另一名外号 团长 的壮汉一拳砸中后脑,马忠继起一脚,踹中李永中小腹。

情急之下,李永中仗着在部队练就的身手,翻越高达2.6米的铁门,驾车报警。等李返回时,看到7名民工已被打翻在地,身份证均被扣押。

这样的暴力殴打和拘禁在春秋公司把持的公伯峡项目已成 家常便饭 。此前的5月26日,一位名为汪成虎的 4岁农民工在讨薪时被马忠一脚踢中下巴,导致一颗槽牙飞脱,当场昏迷。

伤势更重的是52岁的湖北十堰人柯玉学。

2012年 月,柯玉学带领着24名民工,从湖北老家来到青海省化隆县。2012年5月28日,柯与 青海春秋建设有限公司 签订劳务合同。在缴纳24万元保证金后,从马而沙处承包了其从扬州水利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分包的7#、8#隧洞工程建设施工。

按照合同约定柯玉学带领农民工已经完成了工程总量的75%。2012年10月1 日下午,前往讨薪的柯玉学被马而沙手下马杰、马忠拉到离项目部十几公里外的拉木峡暴力殴打,并被迫写下100万元欠条,柯玉学告诉记者,因自幼失学,不会写字,被马忠捉住手照着写好的欠条描摹了一遍,要求 12月18日前,逾期不还,利息每天1万元。

随后,昏迷不醒的柯玉学被扔到项目部门口。一个多小时后,被路过民工救起的柯抬往化隆县公安局报警,却被值班民警告知: 先去看病。

经青海省武警总队医院检查认定,柯玉学左颞骨骨折,头部外伤。

此前,《民主与法制》社记者采访马而沙问及这份欠条的去向,马承认: 在我手里。 但对马忠等人暴力胁迫柯玉学打欠条的事 并不知情 。

和柯玉学一样被暴力胁迫写下欠条的还有曹永忠,欠条总额高达110万元。

根据《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获得的葛洲坝集团中葛股任(2012)02号《关于干部聘任的通知》显示,马而沙为公伯峡北干渠施工项目部常务副总经理;马忠为项目部副经理;马杰为该项目部综合办主任。

这份落款为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办公室的文件下发于2012年 月2日。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此前的调查显示,马而沙先后以 青海春秋建设有限公司 及 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化隆县公伯峡北干渠工程施工项目部 的名义收取6家施工队 前期押金 124万元, 合同保帐(障)金 0万元,中介费59万元,项目部副经理马忠、综合办主任马杰等人以胁迫、殴打形式逼迫农民工写下欠条210多万元。

据记者调查发现,葛洲坝集团向业主单位化隆县外资办提交的马而沙、马忠、马杰等五人用于变更项目管理人员申请报告的资格证及职称证件全系伪造。

逃亡:农民工驾铲车星夜狂奔18小时

讨薪被打,价值数十万元的租赁设备和铲车还被扣在工地,每一天都要产生租赁费。再干下去赔的更多。这样形同 现代奴工 的活不能再干下去了,李永中决定逃走。

201 年8月1 日清晨,天色微亮。李永中以一辆桑塔纳作抵押,从仅剩的100元钱中拿出70元买通工地看守,将租来的铲车开出了工地,踏上了逃亡之路。

出了公伯峡经孟达峡,顺着黄河边的险峻盘山公路,直奔川官公路,李永中一口气狂奔160多公里,时速不到20公里的铲车,足足开了18小时。 怕后面马而沙的人追上来,连口水都没敢喝。 次日清晨,李永中进入甘肃省境内, 到家了,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回望18小时的逃亡之路, 9岁的李永中悲不自禁,放声大哭。

回到甘肃老家的李永中借了8万元高利贷,赶回青海,给跟随自己的民工发了工钱。随后,选择了向媒体举报。

月14日,青海省水利厅致函《民主与法制》社,证实公伯峡北干渠项目存在非法转包和监管漏洞,并称已下发了《关于迅速核查亚行贷款公伯峡北干渠两标段存在非法转包问题的通知》、《关于迅速解决亚行贷款项目公伯峡北干渠两标段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通知》和《关于对亚洲开发银行贷款青海省东部地区农村水资源综合利用项目公伯峡北干渠项目存在市场行为不规范相关问题的整改通知》。要求终止春秋公司施工合同,清除资质造假的项目经理,积极清欠民工工资。

此外,该厅称已下发《关于对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处理决定》(青水建〔2014〕109号), 责令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终止一切违规转、分包合同,向该项目部派驻符合规定的管理人员,规范组建项目部;迅速解决由于终止合同所产生的债务、劳资争议,4月10日以前,全部兑现拖欠的农民工工资;并对该公司处以罚款。

该函亦称,公伯峡北干渠项目涉及的江苏某水利建筑工程公司存在劳务、劳资争议以及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4月中旬的青海,春寒料峭。葛洲坝集团公伯峡北干渠项目的工地上,和李永中有着同样遭遇的数百名农民工仍在寒风中苦苦等待结算工资。

宝鸡市千阳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阳谷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福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湖南治疗癫痫病有哪些医院
济南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