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鹤舞月明 第八九三章 组合伪装(加更)

发布时间:2020-01-16 16:19:33

鹤舞月明 第八九三章 组合伪装(加更)

第八九三章组合伪装

“……,如果炎字营能顺利杀回我人族,哪怕只杀回来一个人,也能极大的提升我三军将士的士气,不过,唉!”

哥舒嘉的神情有些黯然,默默地举杯对凤如山示意。

对炎字营的命运,哥舒嘉不愿口出不吉之言,但作为一名威望素著的战将,他也不肯説出有损身份的大话。

炎字营个别战修,在赤水境或者翼鳟境乔装打扮,偷偷摸摸的溜回抚远境,也许不难,但哥舒嘉説的是杀回来而不是“溜回来”,炎字营一个乙级战部,孤军无援,深入敌境,想杀回来,哪怕是杀回来一个人,又谈何容易。

“呵呵,吉人自有天相,炎字营,一定能平安回家。”

“凤沛炎?姓凤?凤沛炎,好熟悉的名字,哦,是和二哥的小儿子同名,嘿嘿,同名,不同命啊。”

凤沛炎“死去”了两百多年,凤如山早就淡忘了自己的这个侄儿,而抚远境的战将“凤沛炎”,既然是名门之后,那么和遥远的岐山境,和小小的凤家堡,自然没有任何关系,凤如山微微感慨一下,也就将之抛诸脑后。

凤如山对抚远境、赤水境、翼鳟境的形势几乎一无所知,对炎字营毫无了解,对行军打仗也是门外汉,自然没有什么高见可以表。

不过他不是战将,説些吉利的话,不怕人笑话,也没有人会笑话他。

谢亦玄对抚远境、赤水境、翼鳟境的形势有深入的研究,他是战将,对行军打仗不是门外汉,对炎字营的事情,当然有话要説。

……

“大炎,不能再等一等吗!这帮新来的弟兄,热血可嘉,士气可用,但水平,嘿嘿。以现在的形势,哪怕是再小的败仗,我们也吃不起啊!”

谢亦玄有着一头金色的头,深蓝色的眼睛看上去十分深沉,脸上如刀刻般的皱纹,不仅没有让他显得苍老,反而平添了几分成熟男人的魅力。

他出身十分普通,战将的才气普普通通,在修炼资质方面同样缺乏过人的天赋,但是谢亦玄却凭借过人的勤奋,成了军中的抢手人物。

无他,谢亦玄从不出错。至少到目前为止,谢亦玄从没有犯过任何错误。

当然,他参加过的战斗,包括个人的较量,谢亦玄同样有胜利,也有失败,但即使是失败,也没有人能説他犯了错。

实力不如人的失败,和出错是两回事。

他的工作态度非常积极,勤勤恳恳,极为扎实,可谓滴水不漏,在自己的职责、能力范围内,总是做到最好,是任何人都梦想的副手,久而久之,谢亦玄很快成为最值得信赖的搭档,就连号称年轻一代战将十大希望之星排名第一,平素眼高于dǐng的的上官不逊,也曾曲折的表示过希望和谢亦玄一起搭档的意愿,不过谢亦玄没答应。

他的搭档,从头到尾只有一个:凤沛炎。

虽然凤沛炎在希望之星的排名,一直徘徊在五十名上下,从来没有进入过前二十名,而且,到目前还是一名白银战将,据説脾气也不好。

张牧野,不太看重这些虚头把闹的玩艺。

事实上,炎字营除了训练和战斗等作战任务,其他一切的事务,都是谢亦玄在出面打理。

“不能再等了,三天后,目标,古丈城。大哥,我知道这些菜鸟水平不行。不过,大哥,就算你能找来足够的材料,魔族也没有现我们,我们安安静静的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练上个十年八载,你觉得能有几个人回到土木堡?”

炎字营威震魔族,翼鳟境和赤水境很多的人族修士,纷纷要求加入炎字营,凤沛炎也是来者不拒,当然,要筑基以上的修为,因此,虽然连续的强攻坚城,炎字营损失惨重,人数反倒是不减反增,现在过了2ooo,至于物资吗,质量和军方供应的标准配备肯定没法比,数量倒是不少,屠城,当然没时间挑挑拣拣。

“多练一天,实力总要增强一分,多一份实力,希望总要大一diǎn。”

谢亦玄苦笑了一声。

杀回土木堡,此中的难度,谢亦玄如何不知,而且,凤沛炎口中的“就算”,也仅仅是就算而已,过两千人的战部,想长时间不为人知,肯定只能是“就算”。

“大哥,实力,不是光练就能练出来的,想快提升这群新手的实力,最好的办法,就是鲜血和烈火,几场硬仗打下来,他们只要不死,该学会的,不用教就会了,战部的实力,自然而然的就有了。”

凤沛炎的表情冰冷漠然,但是这份冷漠中,却仿佛隐藏着一股令人悸动的狂热。

“嗯,热情也是战力的一部分,不过,可惜啊,他们都是我人族的大好男儿。”

谢亦玄和凤沛炎之间,没什么不能説的。

“只要不死”,该会的就会了,但如果死了呢?

让一群没怎么受过正规训练的乌合之众去攻击城市,不仅要战决,而且只许胜,不许败,“只要不死”,四个字而已,谢亦玄却很清楚其中意味着什么。

“热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大哥,只有我们不断的去胜利,才会有源源不绝的热情,热情,才能持续的下去,训练,可练不出热情。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们既然来了,就应该有这个准备,和觉悟。魔族,无论如何,我要他们为潜龙营付出十倍的代价。”

魔族付出十倍的代价,炎字营付出的牺牲也绝对不会小,但,凤沛炎的语气,却就像和路上偶尔碰到的人,随便聊聊今天的天气。

狂热的战意渐渐冷脚,凤沛炎和他的炎字营,就像冬眠的蛇,在慢慢的蜕变,在静静的等待又一个春天的到来。

凤沛炎的策略,説穿了,很简单,以战养战,不仅是物资装备上的以战养战,更是战部人员上的以战养战,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过程中肯定要淘汰大量的“不适者”,但剩下来的,自然而然都是精英。

他没时间,也没空间去慢慢的挑选。

“大炎,我感觉你又变回了那个炼气期的小修士。好!组合伪装魔族运输船的事,你别管了,一定不会出问题!三天后,目标,古丈城!”

“唉,要是有一款专门为组合伪装设计的战舰,伪装组合,一定大有前途,嘿嘿。”

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凤沛炎,谢亦玄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久违的豪气。

“好,剩下的交给我了!炼气期的小修士,大哥,你也差不多吧,昨天晚上你干了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

“炼气期吗,嘿嘿,也许那个小修士一直都在吧!”

凤沛炎只觉浑身热血沸腾,胸中战意澎湃。

这么多年,谢亦玄一句“交给我了”,还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

自从成了战将,特别是成了张牧野的弟子,凤沛炎,那个为了两株筑基丹的主药,更是为了一口气,而不惜冒着绝大的危险击杀两名宗门弟子的凤家堡的小修士,已经慢慢的渐行渐远了,但凤沛炎知道,那个小修士却从来没有真正的消失,现在,在四面楚歌的翼鳟境,他,又回来了。

“嘿嘿,你个混蛋!不过她们都是自愿的。大炎,大家的压力,都很大,每个人都需要找机会宣泄。”

谢亦玄忍不住老脸一红。

他们前面能在翼鳟境避实击虚,如入无人之境,靠的,当然不是炎字营本身的绝对实力,而是出其不意,不过魔族反应过来以后,这条路显然是走到头了,而炎字营从今以后最大的依仗,就是组合伪装四个字。

魔族新兴,对各境的开、控制,远远比不上人妖两族,荒凉、废弃之地在所多有,只要炎字营不动,找到一处藏身之所,谈不上多难,关键是长途奔袭中如何瞒过魔族的探查。

事实上,这不仅是炎字营面临的问题,也是人族军方自魔族复出后不久就开始研究的秘密课题,虽然还不成熟,也从没有用于实战,但已经有了一定的进展。

其中从理论上説最有实战意义的项目之一,就是谢亦玄口中的组合伪装。而谢亦玄,恰巧是组合伪装领域最dǐng级的专家,不是叫兽,之一。

实际上也不能説是恰巧,如果没有谢亦玄,凤沛炎未必会选择今天的这条路。

但是,谢亦玄对组合伪装很有有信心。

一来组合伪装从来不曾现身于战场,魔族没有对付组合伪装的经验,甚至根本没有听説过组合伪装的名字,二来翼鳟境,包括其周边各境,是人魔接壤之境,人族精英特战队,对境内的破坏、袭击,从来没有停止过,境内人族修士暗中的抵抗势力,也颇为活跃,境内的基础设施,远远无法和魔族真正的后方相比。

至少在开始阶段,他相信组合伪装,一定能给魔族带来一个大大的惊喜。

至于这个“开始阶段”能持续多久,就要看凤沛炎目标的选择、战略、战术的运用,和炎字营整体实力的配合了,不仅仅是纯粹的技术问题。

谢亦玄对凤沛炎也很有信心。

虽然,凤沛炎希望之星的排名,总是徘徊在五十名左右,但在谢亦玄心中,凤沛炎,是最好的,没有之一。

郑州国医堂医院电话预约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在线预约
保定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广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癫痫病治疗宿迁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