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战国 第一百九十三章 :焚城血战

发布时间:2020-01-16 20:54:02

战国 第一百九十三章 :焚城血战

“我们回来了。”独孤霸的声音从城楼下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急促的脚步声,没过多久,独孤霸、上官元疾和伊普莱斯就来到了城楼之上,他们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些伤痕,但都没怎么受重伤,但一个个都面色紧张,连一向沉稳的伊普莱斯也变得脸色很难看。

独孤协一直坐在城楼上的阴暗处闭着眼睛养精蓄锐,见到他们三个人已经回来了,于是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你们终于回来了,听説你们在殉马坑大获全胜啊。”

“叔父,现在不是説这个的时候,请赶紧下令······全体准备撤退吧!撤离不日城!!”上官元疾抢先一步説道,大喘着气,看样子很急。

“开什么玩笑!!我们刚刚获得了首胜,为何要撤退!!”雷蒙在一旁大叫道,语气中带着质疑。

独孤协也阴沉着脸説道:“雷蒙,先让元疾説。”

“敌人······敌人的数量已经超出预料了,只凭我们独孤家族和不日城这座机关城,是万万抵挡不住的,敌人不是之前我们所预料的五十万,而是······三百万人的末日联军主军力量!!”上官元疾大声説道,随后他低下头,“殉马坑的机关足足消灭了五万魔军先头部队,但敌人的大军都被雪原上的冷雾所遮挡根本看不清,但能感觉得到!!”

“三百万·····天呐。”雷蒙不禁惊叹道。

伊普莱斯来到这儿许久了,趁着他们説话的功夫,他才发现金娃居然不见了,便问一旁的雷隐,雷隐那xiǎo子挠着头説道:“部长,金娃······被伊利亚带走了,还潜伏在城中,毁掉了一号机械动力源,杀了很多守卫,还把芙拉迪姐姐伤到了。”

“真是糟糕时,还带走了金娃。”伊普莱斯扶额,脸色有些难看,“这下可麻烦了,金娃掌握着联盟大量的数据资料,伊利亚一定是想从她那里捞到些什么。”

踌躇了许久,独孤霸站了出来,走到了独孤协的面前,“父亲,我们别无选择了,下命令吧。”

独孤协坐在凳子上,眉头紧锁i,虽然是严冬季节,但他的额头上渗出了沁沁的汗水,他站起身,走到城墙边,远眺着北边的天空,看到厚厚的乌云正在翻江倒海的倾轧而来,能强烈的阴邪之气正在逼近,“此事·····干系重大,待我先向大司命请示之后,再做定夺。”説完,他将手放到了拳头大的映像传话玉上,灵光乍现之后,极光的投影从传话玉中显现而出。

“大司命!!敌人突然增加到了三百余万,专员们要求弃城撤退,您·····如何看待。”

极光那张年轻的脸看起来比独孤协还要年轻二十岁,但实际上极光比五十多岁的独孤协要大上近一百岁,但那张年轻的脸上,始终都给人一种活了一千年的感觉。

“伊普莱斯,已经把事情大体跟我説了一遍了,我也跟元老们商议了一下,既然这次你亲自来问我,那我就顺便下达新命令吧,”极光稳了稳説道,“独孤家族全军以最快的速度、最xiǎo的伤亡,来完成向黑石城的转移撤退,城内所有的大型物件全部抛弃,并且·····由你独孤协,亲自启动不日城的“凐灭模式”,使它沉入大裂谷。“

“启动‘凐灭模式’??!

东方子炎坐在龙皇的头dǐng,一脸平淡的望着魔界昏暗的天际,脸上还带着一抹忧伤,烈风拍打在他的身上,他却丝毫没有反应。上官元疾躺在龙背上昏睡着,颜薇正在给他疗伤,西门沧月虽然已经醒了但因为伤的很重而且体力透支,只能躺着,颜薇照顾着他们两个。莱茵坐在一旁擦着黄泉天都上的血迹,独孤霸闭着眼睛在休养生息,尸魔老人则站在龙颈处,望着苍茫的大地,因为他们逃走时,地下港口也暴露了,所以他不得不跟着他们一起逃走。所有人都一言不发。

意志坚毅一直都是上官元疾的本色,这次劫狱他受的伤最严重,右臂骨折,脊椎受损三根肋骨断裂,还有右胸被子弹击中伤到了肺部。但即使如此,元疾还是坚持住了,从通天塔他一直坚持到了雪域才昏倒。在最后昏迷的一刻他还死死抓住他的两柄剑不松手。

“这一路他都是硬撑着过来的,元疾哥哥就是这么一个逞强的人。”颜薇右手的圣光在元疾身上源源不断的发出。

西门沧月没有説话,只是看着熟睡的元疾,微笑着。

龙皇身躯一振,速度又加快了,冷云从莱茵的眼前拂过,他收起了黄泉天都,看向了子炎,起身走了过去。等他过去之后才发现东方子炎正在悄悄地流泪。

“怎么了?”莱茵xiǎo声问道,同时蹲了下来。

子炎没有回答莱茵,他的脸埋在屈起双膝间,只露出一双眼睛,毫无生气的盯着面前的黑色苍穹,眼神中带着悲伤、愤怒,还有些许……绝望。

“大叔。”他终于开口了,“我父亲真的死了么?”

莱茵突然变得沉默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其实在北极时龙皇和朱雀就已经告诉了他关于东方晓的预言,而且东方晓被元老院迫害的消息他和炎魔龙皇也早就知道了,但都没有透露给子炎,但在通天塔时执法人雪帝告诉了他这个噩耗,莱茵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元老院为主的新人皇与原来的玄皇主义早就人鬼殊途了,所以你父亲遭遇新人皇的迫害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你们东方家族是玄皇的内四家之首。”莱茵説。

“但我总觉得,父亲不是那么容易被害死的人,人族中还有谁能这么轻易的杀他灭口呢!”东方子炎一抹眼泪,脸上并没有了从前那般懦弱了。

这个问题莱茵没有回答,反倒是原本默默无语的独孤霸开口了,“元老院的背后与黑石魔族有来往,这样想的话,东方晓前辈的被害就顺理成章了,就像……当时联盟的大司命销声匿迹一样。”

东方子炎苦笑着,他的脸色变得煞白,高空中的风将他的头发吹的凌乱不堪,“难道父亲他真的……我连母亲死的真相还没有查清楚!!”説着他双手无力的摊在了两边,突然他又一拳捣在了龙皇头dǐng坚硬的抗性皮肤上,他现在很虚弱,拳头马上渗出了血迹。

“少爷你的伤还没好,不要动怒啊!”颜薇心急如焚,看着东方子炎这般难过他心里更是不好受。

“少主……”龙皇悄悄地叹息,它自始至终没有説一句话,但他的内心却早就掀起了万丈波澜。他的旧主东方晓出事,最担心的就是它,当时它和朱雀达成了共识,由朱雀亲自去了东夷一次,提醒东方晓,但还是没有阻止噩耗传来。

东方子炎心如针扎,他有些绝望了,东方晓死了,他心中的精神支柱轰然倒塌。

“xiǎo子。”莱茵走了过去想拉动他,却不想被他一把甩开。莱茵无可奈何,只好任由他发泄了。颜薇也不敢靠近他。尸魔老人坐在一旁,看着这个伤心欲绝的少年,不禁摇了摇头。

这种事情发生在谁的身上,都不会好受的。

“子炎……”东方子炎听见了上官元疾虚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只见上官元疾在颜薇的搀扶下竟然走过来了但他依旧走的很艰难,只要説话稍微一用力就有可能伤口重新撕裂。

“如果你父亲真的死了,你会不会变得一蹶不振。”元疾走到了子炎身下,现在龙颈处,仰着头问道。

两人俯首相望,这是两兄弟从人间地狱中逃出来后第一次对话。

“我不知道……”子炎轻声説。

“那你就放心的哭吧,等你萎靡不振的时候,我用拳头来打醒你!”上官元疾大声説道,同时身子一抽动,显然伤口裂开了,马上又变的面无血色了。但肺腑之言感人泪下,颜薇不禁潸然泪下。

东方子炎突然泪如泉涌,他一边咬着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音,一边恶狠狠的diǎn头,但依旧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这xiǎo子,比起在北疆的时候,长进了可不止一星半diǎn。”独孤霸暗暗的对莱茵説。

“这一年多来,他自己都没有发觉……”莱茵一边説一边看着东方子炎,“他的诅咒之子特殊体质已经初步开始显现了。”

炎魔龙皇带着大家飞行了大约有半天的时间,终于走出了魔都的控制范围,离九幽谷也越来越近了。到了九幽谷,上官元疾和西门沧月的伤就能很快的治愈,毕竟谷内生有多种灵草灵药,而且九幽组织内也有妙手回春之士,相信在白瀛的带领下,两人的伤势能很快好转。

炎魔龙皇正在穿过高空的厚厚云层,此刻所有人的视觉都被蒙住了,可见度很低,但是龙皇能够靠心神飞行。

但这七人中除了尸魔老人谁也没有想到,九幽组织早就派了人手一路保护着他们的安全,而且他们的消息早就到了白瀛的耳朵中了。

九幽组织,不仅是炼金机械圣地,还是黑石魔族前谍报机关,自从黑暗联盟成立了谍报机关后才使九幽退出了谍报圈,但九幽的谍报机关没有就此消失。

“什么?谍报机关?九幽组织不是炼金机械圣地么?”莱茵对尸魔老人的话有些不可思议,坐在一旁听着的独孤霸更是惊讶,因为相比起来,他的经验履历比莱茵更少。

尸魔老人毕竟是经历过混乱百年的老一辈人,不仅见多识广而且在历史方面了解的也比莱茵要透彻,莱茵纵然强大,但却一丝一毫没有发觉九幽组织的人在身旁,但尸魔老人何等聪明,俗话説活的越老人越精明,这话总在尸魔老人身上再好不过了。

“从前世界上有名的五大族中,每个部族都有自己独有的谍报机关,人族屠联的镰鼬,神族众神之巅的神启,妖族的千妖,灵族的灵鸾以及黑石魔族的九幽,虽説这五大族的五大谍报机都赫赫有名,但真正拥有谍报能力的只有人族镰鼬和魔族九幽罢了,”尸魔老人缓了缓,“大概在玄纪136年,也就是初代洪均玄皇仙逝的日子,九幽在谍报界逐渐销声匿迹,取而代之的则是炼金机械的圣地称呼,仿佛九幽组织从来没有涉及过谍报方面,而且在之后各个部族中,关于九幽的这一段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现任的九幽谷谷主是我以前在神界的部下。”莱茵若有所思的説,“但我与他失去联系已经十三年之久了,没想到他所管理的这个组织从前竟然有这种秘密。”

独孤霸的眼神如同孤狼,他看向了曾经作为死灵术组织的尸魔老人,怀疑的问道:“那你是如何知道的,莱茵大人曾经是众神之巅的上阶大神,连他都不知道的秘史你又是从何得知?”

“这个是绝密的,我不能説。”尸魔老人的眼神有diǎn躲闪,莱茵和独孤霸都有些怀疑,但是他不愿意説也拿他没有什么办法,尤其是尸魔老人现在是它们所有人的救命恩人,莱茵是绝对不会为难一个救了他的人。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件事与传説中的古籍有着莫大的联系!”尸魔老人缓缓地説。

莱茵和独孤霸的脑子里都如同响起了炸雷,尤其是莱茵,更是惊讶万分,“百年前就在三界中禁忌的古籍?!”

炎魔龙皇穿越了云层,终于看到了连绵不断的山谷,它缓缓地説:“各位,繁竹岭到了。”

无魂手执御神刀,坐在修罗道的一间牢房前,手里拿着传话玉,他的身下是冒着蓝光的咒印,“大人,我败了,莱茵帮助一部分犯人逃脱了,其中有四名六阶冲虚以上的修士,莱茵他们正在往天道赶去,不过我不会让他们得逞的……是,我会从正面继续追赶他们。”

通话结束了,无魂看着眼前破败的牢房,眼神中流露出神秘的光,内心脏如同擂鼓般响动着。无需多言,他猛然站起身,右手竖在了胸前,口中念叨着咒语,突然蓝光阵阵,他的脚下的咒印升起了耀眼的光,

传送阵

精神系高等法术,需要较长的准备时间,传送范围在修士的心神搜索范围以内。以无魂的精神力高度,能传送到距离楼梯口不远的地方不成问题,大约是六里。

蓝光一闪,无魂就随着咒印的消散,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修罗道的另一头,恶来、雪帝和律逋以及追随而来的安德鲁如煞神一般紧追着莱茵等四人的脚步,终于接近了通往天道的阶梯口,他们没有多説,立刻就直奔而走了。他们刚刚上去,莱茵四人的身影就从旁边的窄道中出现了,他们躲过了追踪。

“我们快到了。”莱茵説。

天道层的黑暗角落里,三个域卫在一个高大的男人带领下,来到了关押西门沧月的牢房前,所有犯人的目光被吸引了过去。奥顿·古斯和费尔南多等人看着来人,神经都有些紧张了起来。

高大的男人叼着粗大的雪茄,披着黑色的披肩,戴着黑色皮手套的双手取出一个银色打火机,只听嗤拉一声,火苗燃起,送到了嘴边diǎn燃了雪茄,深吸了一口,过了好久才长长的吐出一口青烟,他隔着牢笼看了一眼西门沧月,又看向了被束缚全身的黑发男人。

黑发男人抬起头,凶狠的目光与来人对视着,如同狮子搏斗前的对视,但不同的是一个被囚禁着。

“路西法,看来你过得不错。”男人抽着烟,默默地説。

西门沧月冒着冷汗,回头看着黑发男人,

“玛各,你来这里干什么?”路西法是笑着问的。

玛各,黑石魔族七魔神之一,黑暗联盟干部,梅勒莱斯家族家主。

不等玛各回答,身后的三个域卫脱下了身上的制服,一个个都露出了真面目,他们并不是域卫,而是魔族的哈迪斯、魔檤和魇祖三人。

“是你们!”西门沧月看见了哈迪斯和魇祖,眼神愤怒。

哈迪斯和魇祖都没有作声,玛各浅浅一笑,用钥匙打开了牢房的大门,“路西法,我们的魔君,我们是伙伴啊。”

“是罗喉派你们来把我赎出去么?”路西法冷冷的问。

“把你赎出去代价是很大的,不要辜负了主上对你的良苦用心。”玛各现在牢房门口説道。

“代价是什么?”路西法问,眼神凶狠。

玛各许久没有回答,他的眼睛扫过西门沧月,沧月一接触了的目光,身体就像触电了一样抖了一下。终于,玛各开口了,“弗雷和西门沧月两条人命,这件事是暗中操作的,连执法人都不知道,是审判直接放行的。”

西门沧月阴沉着脸,脸上有愤怒,也有绝望。

“我路西法,什么时候需要一个xiǎo孩子来救我了?”他厉声説,“既然你已经来了,那就带我跟这孩子一块出去。”

玛各掐灭了烟头,走了两步,蹲在了路西法的面前,“你知道的,这不可能。”

“那好,我拒绝跟你出去,反正无魂和恶来正在往这边走,电梯已经毁了,你们只能从楼梯口下去,从那里走一定会遇到他们,到时候你怎么解释?”他露出了邪恶的笑。

玛各的额头上青筋暴露,他笑着,但却十分愤怒,“该死的xiǎo子,我可是你的前辈,你给的回答就只有这些么?”

“如果让我走就带上她,否之,我不会走。”路西法説。

“你不必这样的。”西门沧月忽然开口了,“反正我们素不相识。”

“不,我説过你一定能逃出去,説到就一定能做到。”他转向沧月説道。

“带上她是个累赘。”哈迪斯説。

“有人来劫狱了,你们不会不知道吧。”路西法説,“来的是他的同伴,到时候交给他们就可以了。”

玛各低下头,右手撑着额头,挣扎了一段时间之后,他抬起头,“好,我答应你。”説着,玛各用钥匙打开了路西法身上的龙兰晶锁链,随着几声哐哐响起,他的身上竟然掉落了足足十三根锁链,玛各又将他的脚镣打开,“你的手镣不能打开,在离开通天塔之前。”

“规矩我懂。”路西法慢慢站了起来,他的动作极不自然,四肢僵化到有些退化了,他自己都忘了上一次站立是什么时候了,哈迪斯和魇祖走了进来,扶住了他,但他推开了两个人,对玛各説,“把她的锁链也打开,我们这就走。”

“我也是向来都信守承诺的。”玛各摊了摊手,打开了沧月的镣铐,“真是矛盾,我们亲手送你进来,却又亲手送你出去。”

西门沧月没有説话,她站了起来。

“玛各,”路西法突然説。

“怎么了。”玛各正要带着哈迪斯和魇祖离开。

“你们去长廊另一头等我会,我有diǎn事情要办。”路西法説。

“速度快diǎn。”玛各説完,头也不回的带着西门沧月,后面跟着哈迪斯和魇祖,离开了。

三个魔族带着西门沧月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路西法也颤颤巍巍的走出了牢房,犯人们都骚动了起来。

“喂喂!放我出去混蛋!你不能自己逃出去!”有人撞着栏杆大声的呵斥,但大多数人都没有什么动作。

路西法没有理会那些喧哗的犯人,而是从牢房门口往里走,走过三个牢房,来到了最里面的一间,停住了脚。里面的床上,坐着一个男人,路西法靠近了那人的牢房,低声説道,“奥丁,跟我走吧。”

里面的男人留着杂乱的长发,由于光线太暗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但路西法知道他也在看着自己,但接下来的一刻钟内,两人都没有出声,安静的要死。

路西法仍然看着他,右手不经意的一甩,“再见吧……”説完,他步履蹒跚的离开了。他走了许久,狱中的男人默默地松开了自己的右手,一柄长钥匙出现,映出淡淡的金色光芒。

“帝都已经沉沦了,军队都变成了傀儡还有,众多毒傀儡开始源源不断从地下钻了出来,队长正在组织民众撤离,敌人正在试图用毒傀儡阻拦我们的行动,报告完毕,来自浮黎·安妮斯顿的第二次汇报。”只见浮黎手里拿着传话玉正在对极光汇报情况,原本和她一块站在南偏门上的北冥伏已经下城去救人了,尽管浮黎还站在安全位置的城门上,但城下以及远处的场景都令他不寒而栗。

军队都变成了真实的毒傀儡,没有思想的行动,见人就咬,城里的百姓已经被残忍的杀害了很多,守城的将军和干部也都变成了傀儡,这些修士在变成傀儡之后没有了痛觉,战斗力都大大提升了。

现在,赤洪城就像是一片人吃人的魔鬼炼狱!

“安妮,这边的战斗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不过很快就结束了,不要怕,一会儿我们就会赶去,胜利就在此一举了。”极光在传话玉的另一头低声説。

“明白。”浮黎神色匆匆的挂断了通话,身后却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她赶紧回头一看,竟然是圣侍禄存,在禄存身后的还有驱魂山宗主司马邵,刚刚禄存死后,傀儡种子又驱使着他的身体变成了“药人”(行尸走肉般的存在,生前的力量都还保存着)。

“该死的······”浮黎苦笑着,看着变药人的禄存和司马邵,握紧了拳头。

中心大街的街口的房dǐng上,上官元疾依旧和易通天比拼着剑术,独孤霸在对抗着变成了傀儡的羽林卫。

突然,易通天口中喷出黑血,随后他痛苦的捂住了后颈,仰天长啸,过了三秒钟,他平静了下来,眼睛却已经变成了傀儡那样的黑色,皮肤也变灰了。

“变成毒傀儡了么?”上官元疾冷笑一声,“你感觉不到痛了吧?算你走运!!”话音未落,他横剑冲出,一斩砍向了易通天的脑袋,却被他一扬手挡开了,上官元疾猝不及防险些从房檐上滚落下去,幸好在最后他用剑插在了屋dǐng阻止了滚落,但他用力过猛,将脚下的屋dǐng刺破,身体不受控制的踩破了房dǐng掉了下去。

“喂!!”独孤霸见他从踩塌了屋dǐng失足掉到房子里去了,赶忙大呼一声:“你行不行啊!!”

“我没事!!”上官元疾灰头土脸的从房子里走了出来,眼神锐利的他马上看到了傀儡在袭击民房,已经有很多百姓被撕咬而死了,“xiǎo心你脚下!!”

独孤霸听元疾刚説完,脚踝就被一只腐烂的手抓住了,他往下一看,发现有毒傀儡从坚硬的石板路下钻了出来,他身上涌现出了雷光,那只傀儡马上被烧成了焦炭,“转移群众吧元疾!这里已经不能待了!!”

“我先把那个麻烦的家伙解决了,你赶紧组织转移!!”上官元疾咬着元抬头望去,只见易通天从房dǐng跃了下来,一剑砍在了承重墙上,这间房子马上就要塌了,元疾一脚将易通天踹了出去,在房子倒塌之前也闪了出去。

“你倒是跟你爹通个话下一步该怎么办啊,情况变了!”独孤霸一面放出一堵雷光墙用来阻挡从皇城不断涌来的傀儡,一面招呼群众出城门避难,但这赤洪城大的惊人,就算放任所有人逃出城也不是半个时辰一个时辰能走得完的。

“我手头忙不开啊!!!”上官元疾一面跟易通天拼着剑术一面説。

“你xiǎo子不是总吹嘘自己已经是剑神了么!连解决一个xiǎoxiǎo剑术流派的流主都这么费劲么!!”独孤霸的额头上青筋暴突,手中涌出金色暴雷,击溃了涌上来的一波傀儡,对付这些傀儡他毫不手软,一击必杀。

这次上官元疾没有再分心跟他説话了,他稳住了心神,看着面前已经变成了傀儡的易通天,手中的暗影邪魔发出了惊人的鸣叫声,两人的剑交织在了一起,迸发出了火星,他们在空中过了几招,又在房dǐng追逐了几步,元疾一剑又砍了上去,易通天用剑神挡住,元疾大喝一声,暗影邪魔突然发力,将易通天的剑神折断了!

突然,一个块头比人还大的巨锤从天而降,从元疾的头dǐng横空出现,元疾赶忙躲开,只见巨锤应声落在了居民区内,顿时七八间大房子被砸的粉碎,地面也被砸出了一个大坑。

元疾冒着冷汗,落到了远处的一间楼阁上,看着来人。

只见漕帮的恶若空赶来了,现在由一对一变成了二对一。

“来得好,恶若空······不就是屈蠡的老大么?这么大的身躯,斩断的时候一定很爽······”上官元疾手中逐渐又多了一把魔剑阿索繆斯,他阴沉下了脸,露出了杀人前的笑。

正门外不远处的街上,已经被傀儡围了个水泄不通,大修士傀儡(干部变的傀儡)应该也会在接下来不断的出来,尽管上官飞狐、鹂、伊普莱斯和道安不停的杀傀儡救民众,但还是有很多百姓在傀儡的血盘大口中丧生了,也正是因为有很多百姓掺杂在其中,四个人才不敢施放大规模的术式以免无差别的攻击会伤到人的性命,但如果不出手,百姓们也迟早会被杀死,他们正处在两难的境地。

“队长,不能下手啊。”道安冲上官飞狐叫道,一拳将两个傀儡的头打飞了。

上官飞狐一脚将几个傀儡踢飞,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还是我出手吧,一招把中心大街的傀儡清出来,这样就有退路了!”伊普莱斯説。

鹂看着杂乱的大街,中间的确混着很多百姓,不管怎么説他们就是没头没脑的往外冲,死命的想要逃命,现场乱成了一锅粥。

上官飞狐还是没有做出决定,突然就被西边耀眼的白光吸引了,只见一股强烈的白光冲击从正门处迸发而来,飞狐他们四个连忙闪到了一边。只是一个眨眼的瞬间,不管是傀儡,还是逃命民众,都在这强烈的白光冲击中化为灰烬了,刺鼻的焦糊味在空中弥漫,飞狐他们四个人都愣住了。

只见莱茵浮在不远处的天上,气喘吁吁,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伸出的右手间还冒着白烟,很明显刚才的白光冲击就是他放的。

“莱茵!你干什么!!”上官飞狐大叫。

“队长······你这么优柔寡断,迟早会把全城人的性命搭上,你没听説过为了整体的生存是可以牺牲一xiǎo部分的道理吗?”莱茵冷冷的説道,随后又飞回正门去了。

上官飞狐咬了咬牙,随后他恶狠狠地説:“道安!你们去帮助转移群众,遇到元疾之后告诉他,让他也去转移群众!”

“队长······”道安有些不情愿。

“照我説的做!!”上官飞狐大叫一声,显然是有些发怒了。

“伊普!元疾!我们去南边!!”独孤协又大叫道。

“想要杀伊利亚,怕是要费些功夫了。”雷蒙看着天上,只见独孤霸从天而降,在空中转了几个圈后才勉强落在了地上,顿时地面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力下凹了。

“独孤霸,那些老头子的实力如何?”伊普莱斯笑着问莱茵。

独孤霸嘴角淌出了血,苦笑着説:“打人很疼。”

安阳市第三人民医院
娄底市中医院
赤峰治疗男科方法
菏泽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泰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